假笔记、山寨货、狂炫富 “种草”平台怎会杂草丛生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

  新华社上海8月2日电 题:假笔记、山寨货、狂炫富 “种草”平台怎会杂草丛生?

  新华社记者何曦悦、王默玲、张漫子

  近日,“小红书APP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”成为热议话题,此前小红书曾多次引发笔记代写、数据造假等争议。而之类的以分享生活为初衷的平台和账号,有不少正在“变味”的道路上烈焰狂奔。满眼“不买都不 人”的产品推广,满屏香车名包的炫富生活,被污染了的“种草”平台咋样能够重回宁静美好?

  从生活分享到广告泛滥 “种草神器”一火就乱

  “这两年博主们的滤镜越开越大,产品推广语就说 难 夸张。”机会毕业工作两年的上海白领李舒怡在大学时期就爱用小红书,博主们的评测、对比常让她忍不住购买一点服装和益妆品,这俩内容分享催生购买行为的过程也被老外见面见面们称为“种草”。

  但这两年,她真是“愉快种草”的时代机会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记者在小红书内搜索数个关键词,再次出现的笔记与配图都非常夺人眼球:有号称10-60 岁均可轻松长高15厘米的增高药,有“不运动一周能够瘦10斤”的秘籍,热门口红、眼影等都附带着“一生必买”“不买都不 人”等蛊惑一段话……那此笔记收获的点赞数量通常在四位数以上,评论中充斥着急切寻求购买链接的声音。

  “现在不可能够够专挑不热门的笔记看,才有机会获得真实的评价,排名靠前的笔记都不 过度修图有后后广告泛滥。”李舒怡说,这也是不少和她一样的老用户的选则。

  不仅是小红书,就说 有互联网平台的生活分享内容似乎都陷入了“一火就乱”的怪圈中。伴随用户量增长,大量虚假、有害内容涌入,一旦得不可能够够有效监管,从前美好的生活分享平台调慢会被无价值的广告和推广充满。

  近年来,今日头条、抖音、快手、知乎等平台均因内容管理不力等受到过相关处罚,那此平台活跃用户数大多机会破亿,暴露的什么的问题涉及传播非法信息、发布违法广告、涉嫌虚假低俗内容等。

  假话、假货、炫生活 “种草”平台的“三板斧”

  从分享美好生活的初衷出发,却在流量的左右下驶向歧途。记者总结发现,不少具备“种草”功能的社交平台都使出了从前的“三板斧”:

  ——付费推广大行其道。“虚假笔记”曾让小红书多次受热议,但受“有偿分享”污染的不必止小红书。

  记者联系上一位自称“KOL(意见领袖)运营专家”的商家,他表示可能够够在抖音、知乎、论坛等各类社交网站发布营销内容,称当时人旗下有10余位专业写手和60 余位知乎战略战略合作大V,付费1万至7万元不等,就可能够够在知乎热门话题下通过回答的依据对指定产品、内容进行推广,也可能够够策划新什么的问题、提供数个有效回答,并有大V进行互动。

  ——非法内容登堂入室。从香烟、违禁药到高仿假货,那此无法进入传统广告渠道的产品在“种草”平台堂而皇之进行推广。

  北京市疾控中心今年4月发布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烟草营销数据监测结果显示,互联网烟草营销信息更多使用软性植入依据,女性和青少年群体成为主要传播对象。此外,未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减肥针、肉毒素等在各个平台上不断改头换面,屡禁不止。

  ——价值扭曲崇尚炫富。在小红书,多个爱马仕、钻石等主题的笔记点赞破十万,炫富内容成为从“吸睛”到“吸金”的一大密钥。

  一名从模特转行的“颜值男从业者”透露,炫富博主肩上常有灰色产业链,“鞋包、钻石大多是颜值男经纪公司借来拍照的,毫宅和豪车机会是经纪公司买来的视频。公司把‘富豪人设’立稳后,吸引几十万粉丝,再接广告赚商业战略战略合作费用。”

  “打开知乎,人人都不 刚下飞机,月薪百万;打开小红书,满屏是两米的长腿、爱马仕和豪车……”老外见面见面玩笑一段一段话中,折射出对扭曲而失真的网络世界的反感。

  告别“饮鸩止渴” 回归健康生态

  近年来,社交电商平台的“种草”模式带来巨大流量与收益,不少视频、博客平台纷纷模仿跟进。而此次小红书的下架,无疑为简单粗暴的“种草”模式敲响了警钟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,“种草帖”本质上有后后广告,机会它们都可能够够通过内容引流直接变现,按照2016年《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依据》的规定,媒介方平台经营者、广告信息交换平台经营者以及媒介方平台成员,对其明知机会应知的违法广告,应当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技术依据和管理依据,予以制止。

  上海君澜(无锡)律师事务所律师何至诚表示,以代写测评冒充亲测,性质上属于“欺诈”,机会煽动、怂恿众多消费者购买,损害正常市场秩序和公平诚信的市场氛围。但机会不难 从法律上证明颜值男欺诈与消费者购买之间的因果关系,地处维权难、处罚难什么的问题。

  而与此并肩,炫富、攀比的风气机会会对青少年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。“朋友儿缺少判断力,容易被带偏,产生心理什么的问题,严重者都不 通过裸贷等渠道参与到这场攀比的‘泡沫’中。”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战略部副主任刘承波说。

  何至诚建议,未来应以强大的大数据科技、信息科技支撑网络交易执法行为,构建全国统一的互联网交易监管体制和监管机构,并肩推动网络平台自治,以个性化的自治规则弥补法律规则的缺乏。

  健康有序的网络生态正受到更多平台的重视。7月,小红书发布反作弊报告称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,每天有920篇人工刷量笔记被清理;8月1日,抖音发布报告称近一另一个 多多月清理涉嫌内容低俗视频60 1一另一个 多多、下架话题209个。

  “未来社交电商的健康发展不可能够够只依赖于颜值男和流量,只顾‘种草’、不顾后果的推广是短视的饮鸩止渴,机会会把平台和品牌都拉下水。”朱巍说。